isherloki_九

【绿红】【翻译】【一发完结】Linger

发糖是什么 不存在的
诚不欺汝,这是一把刀,如果你们愿意在七夕吃刀片的话,请继续。
翻译自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54116/chapters/24380085?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
已授权,留言我会翻译发给原作。
有些描写挺难翻的,会有一点意译,大佬们可以直接看原文。
大家七夕快乐呗?
Summary:Barry选择牺牲自己,而Hal什么都做不了。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Hal的嘶吼声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了。那是从他的内心深处灾难般的旋涡中所爆发出的那纯粹的疯狂与混乱,它撕裂Hal肺里的每一丝空气,喷薄而出灼烧着他的咽喉,使他每一次绝望的呼吸凝滞,最终化作尖叫与撕心裂肺的大喊,在空气中烙下大块的伤疤。这样的绝望看似已达到顶端,却又在每一次声嘶力竭时变得更加疯狂,仿佛这样的悲痛并没有尽头。

因为Hal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Barry对时间的感受从来异于常人,他总是要慢下来以应和别人。但在那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特别的那些时刻,他会特意让时间久久停留,这是Barry小小的秘密。当他真的这样彻底地放松下来,他的表情中那些微的变化,除了真正了解他的人,比如Iris或者Patty以外,也并没有人能发现。<1>

能注意到这些的人还有Hal

这样的时刻并不多,比如当他吃到一些极致的美味时,他会轻微转动眼睛,从微微抿起的唇间发出满意的轻哼。

又或者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尚未消去时,他的身体因贯穿全身的神速力而轻轻颤抖,完全陶醉于刚才那样的战斗中,纵然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也许是在漫长的一天后,Barry会在被子下将身体蜷曲,精疲力竭但浑身暖和而舒适,会想起Hal,想起白天时自己在地球的各处所留下的许多足迹,足够远到让Hal会走得很累,但却仍旧不够触碰到他。Barry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拥有,并永远不会失去Hal。

亦或是每一次他注视着Hal的时候,在Hal试图摆脱自己所招惹的麻烦,在Hal悄悄在蝙蝠侠背后做鬼脸时,在他站在自己门前,提起Carol又把自己赶出家门,请求Barry收留无家可归的他时……或是任何事情,任何和Hal在一起的那些时刻。

Hal从前总奇怪于Barry从不够快到让自己不至于发现他的目光,尽管后来他意识到或许Barry从来没有试图隐藏自己的目光。

因为Hal知道Barry这样的小秘密。

Barry的血肉被生生撕裂开发出灼烧的嘶嘶声。

细胞被炙烤,尖叫,然后死去。

骨头变得焦黑,化作余烬。

他的尖叫只持续了片刻,但在Hal眼中却不是这样,他知道对于Barry这也不是一瞬间。

Hal知道死亡来临的刹那间,Barry选择将那一刻的痛苦变得无比漫长。为了最后一次能有充足的时间凝望Hal,像犯人被处决前的最后一顿盛宴,为此经受难以名状的痛苦。该死的,绵长的痛苦。

那一刹那Barry注视了Hal多久呢?几分钟?几小时?几天?Hal永远不会,也不敢向Wally求证,就像他们也给不了Hal任何可以使他平静的答复。

这些Hal全都明白,而现在只剩下一片虚无了,一片Barry曾经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的,彻底的虚无。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他们不会有哪个可能的未来了,不可能有那个可能的未来了。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如既往。

一片虚无,但这里曾有希望和爱,曾有一个Barry·Allen,可再一次什么都没有了,再一次只剩他孓然一身。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Hal的嘶吼没有停止,也许不会停止了。也许终将停下,但只是为了片刻止息而后更响;但事实上是永远不会停止了,Hal的伙伴们全都知道。

我也爱你

因为Hal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因为也许Barry从未知道这一点。

〈1〉我私心并不觉得Patty足够熟悉Barry到可以看出来这个…委屈巴巴😣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