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herloki_九

【蝙康路康】Arrow From Hell #1

*碎碎念 阅读量更低的翻译小红心比这个原创多……怀疑人生qvq不喜欢可以提出来嘛大家……(ಥ_ಥ)……*
可以看做alternative universe,和漫画、电影没有直接联系。人物设定为Keanu康,但时间线差不多和电影时间接近,但电影剧情没发生。由于lo主漫画看得少,欧欧西欢迎指正。主蝙康后期少量路康,如果剧情需要出现的话还会有绿红
纯属lo主掉进北极圈的自救粮,文笔渣,见谅。

“Robin!”蝙蝠侠一边灵活地避开Joker不间断的扫射,一边试图赶到Robin身边——面对Harley Quinn和Poison Ivy的围攻,Robin的抵抗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尽管他尚能躲过一次次袭来的攻击,但无不是堪堪避开,制服上也因此划开几道不深不浅的血痕。

“该死。”蝙蝠侠回想昨天收到的情报,与Joker现如今充分的准备和精心设计的陷阱——这一切无不昭示着他们情报网出现了巨大的漏洞。

然而Joker的火力似乎始终保持在一个适度的范围,使蝙蝠侠恰好可以分出一点点心神关注到Robin的情况。Joker并不像是在试图打败他,只是在拖延着时间。对于Joker来说这并不寻常,而不寻常恰恰意味着他计划着更大的阴谋...在嘈杂的交火声中他隐约看见Joker的嘴巴一张一合,然而读出的却不是任何一种他所了解的语言。仿佛就在他话音刚落的瞬间,四周腾起一片浓雾——不,说是烟尘更加准确,空气中弥漫着灰黑色的燃尽的尘埃和硫磺的气味,并不像Bruce所了解的任何一种烟雾弹。耳边传来低沉嘶哑语焉不详的声音,还有Robin压低声音的抽息。

蝙蝠侠循声奔去,就在他堪堪接到Robin倒下的身体的那个刹那,一股不同于身边的深灰色的,墨黑的雾团仿佛张开血盆大口的猛兽,仰头发出凄厉的尖叫,亦或是笑声。

随后这身影消失了,迷雾也一同散去,Joker一行人早已不见了身影,空气中只有那燃烧后的尘埃漂浮着。Robin抓住蝙蝠侠的衣角,艰难地吐出一个单词:“Constantine。”随后就紧紧闭上了眼睛,在Bruce的怀中面色惨白,不断冒出豆大的汗珠,眉头紧紧地皱着,不安地呢喃着什么。

天边划过暗金色的闪电,很快雷声传来,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点打在韦恩宅邸精雕细琢的窗上。一个对歌谭市来说再寻常不过的阴暗潮湿的夜晚。Bruce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扭头看向沉睡中的Tim。距离上次陷入Joker的陷阱已经将近半个月了,Tim很快就从事件中恢复,仿佛并没有受到什么恶毒的诅咒或是任何负面影响。他一如既往地在夜巡中扮演好蝙蝠侠伙伴的角色,甚至表现得比往些时候更加优秀。

他的异常甚至不是蝙蝠侠发现的,“也许我还沉浸在Jason的事情里,”Bruce颇有些自责地回忆起Alfred的话:“Drake少爷和平时有些不同了,我是说……也有可能是我老了有些太过敏感吧。他最近似乎对我的小甜饼不那么上心了,话变得很少,正餐也时常推说是已经和朋友吃过了或者不太饿而跳过,他最近眼睛下面有些隐约的阴影,或许最近并没能睡好……”Alfred顿了顿,“前两天我收你们的衣服去洗时,还在他平常穿的衣服上看到了一个血点。那衣服上有血腥味,我很确定。”

而今晚蝙蝠侠走进Tim房间的时候他甚至完全没有发现,似乎沉浸在某种梦靥中无法回到现实世界,五官痛苦地扭在一起,前额渗出一层薄汗。他的小臂应该是被自己粗略地包扎过,纱布下渗出隐约的暗红色,似乎是一个圆圈和大叉的标志。

Bruce回想起那天晚上他昏迷前的最后一个词:“Constantine。”

他对那个人做了很多调查,几乎对Constantine的一生都已了若指掌:从他幼时因臆想症被关进精神病院,15岁那年的自杀,到这之后的每一个驱魔生意。那似乎是一个没什么礼貌也没几个朋友的驱魔人,每天在一辆的士上出没。他驱魔的收入,至少是那个神父所收取的来看——并不怎么少,不过他一切的消费仅限于那并不很豪华的公寓租金,一天30根烟和好几套D&G的衬衫和大衣。对于这个仿佛一个谜团又似乎人际关系简单到离谱的人来说,最重要的信息却是,他大限将至——从Bruce所了解的关于他身体的近况,尽管Constantie本人从未去医院确诊,Bruce很肯定对方已经罹患了肺癌,至少是中期。

Bruce很少有这样对眼前的一切感到很迷茫的状态,他似乎一直是对一切都掌握着主动权,而不像现如今仿佛在迷雾中仅仅抓到一条长长的锁链的一头。而锁链的另一端是什么,他毫无头绪。Bruce怀疑Constantine甚至打理不好自己的生活,又妄言解决自己所面对的谜团。可是Jason的死还历历在目,而Tim……他已然在他自以为没人可以入侵的铜墙铁壁筑起的内心占有了一席之地。
神棍也罢,恶魔也罢,无论这个Constantine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必须一会。Bruce说不清是出于对Jason仍怀着的内疚,亦或是为了Tim,毕竟,这是眼下能够帮到Tim的唯一办法。

他披上风衣,匆匆钻进车库里最便宜的一辆奔驰迈巴赫,希望这次会面不会被任何恼人的狗仔或是有心之人注意到。

车轮溅开黑黢黢的街道上的积水,飞速驶往天使之城——洛杉矶。

评论(1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