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herloki_九

Lo主有病系列——有关生物的段子(是不是一发完我也不知道……)

hhhhh笑成傻子

Siren:

理科生的骄傲放纵


Jiuyu_论一只金鱼的自我修养:



和子期聊着聊着就……你们随意感受一下……








以上










【一】








我叫Barry Allen,我是一只萌萌的胰岛素。








我爱上了一个人……不,一个激素。








他叫Oliver Queen,是一只一丝不苟的胰高血糖素。








很遗憾的,我们俩永远无法共存很久,他出现我就会减少,反之亦是。然而我总会在他出现的时候追逐他的步伐,他也会在我出现时试图很上我的脚步,于是这成了一个奇怪的循环。








人们称这为结抗作用,我称这为棒打鸳鸯。








【二】








我叫Barry Allen,我是一只萌萌的效应器。








我爱上了一个人……不,一个组织。








他叫Oliver Queen,是一只一丝不苟的感受器。








我能感受到他的每一下呼吸,每一次轻颤。








当他被烫到了,我会下意识的收缩;当他别吓到了,我会下意识的惊叫;他即是我,我即使他,我们共感,共享,共经历。








然后,有人破坏了我们的反射弧。








人们称这为实验,我称这为缺德。








【三】








我叫Barry Allen,我是一只萌萌的染色体。








我爱上了一个人……不,一个染色体。








他叫Oliver Queen,也是一只一丝不苟的染色体。








我们在同一个细胞内,有过交流,有过沉默。








很多时候,我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看他好看的眉眼和挺拔的身躯。








后来秋水仙素终结了这一切。








人们称这为单倍体育种,我称这为吃饱了撑的。








【四】








我叫Barry Allen,我是一只萌萌的淋巴B细胞。








我爱上了一个人……不,一个细胞。








他叫Oliver Queen,是一只一丝不苟的抗原。








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合成浆细胞,又眼睁睁的看着浆细胞分泌的抗体一点点消耗掉他的精力。








我无能为力,我无法阻止爱人的死亡,甚至亲手完成了它。








人们称这为体液免疫,我称这为命不由我。








END






既然lo主都说了那我就转载为敬!诚邀大家吸一口我闪小天使

箬薇:

自截自调,转载随意,不用找我要授权,不标明地址也可以,总之诚邀大家一起吸一口
巴里·巨可爱·颜值担当·艾伦

【占tag捂脸】可是戳爷这首歌真的好适合铁虫铁……

分享  Troye Sivan 的歌曲《COOL》https://www.xiami.com/song/1774946258?_uxid=AC0ADB0F36F024CE053739A53B233E87 (分享自@虾米音乐)

今天听歌的时候突然觉得特别合适哇😭想剪一个铁虫铁!划重点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脑海中已经完成全片了,然而我还没有高清汁源……qvq

以下是全部歌词

Sweet life livin'

Pools and swimming

Drinks in bars and

Boys in cars and

Rooftop sinning

Skinny dipping

Shooting stars

With fat cigars

And that weekend up in the islands

They stop and stare

Flashes filling the silence

Of a Hollywood love affair

Waking up in the islands

Cause I saw you there

Lost and trying to be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I'm a spark and you're a boom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Mansion debut

Love it, do you?

Absent father

Pays his daughter

And her mama withdrew

From the life they once knew

She had a heart

But she sold it off for

And that weekend up in the islands

They stop and stare

Flashes filling the silence

Of a Hollywood love affair

Waking up in the islands

Cause I saw you there

Lost and trying to be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I'm a spark and you're a boom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When I've got that cigarette smoke

And Saint Laurent coat, but nothing is feeling right

I drink but I choke

I love but I don't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I'm a spark and you're a boom

What am I supposed to do?

When I've got that cigarette smoke

And Saint Laurent coat, but nothing is feeling right

I drink but I choke

I love but I don't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cool

I was just trying to be like you

甜蜜的生活

有泳池游泳

有酒吧畅饮

有肆意驰骋

有屋顶狂欢

有尽情游泳

流星像雪茄吐出的烟雾般快速划过天际

在小岛的那个周末

他们停下了脚步相互凝视

闪烁填补沉默

就像好莱坞的爱情事件

岛上醒来

因为在那里遇见了你

迷失了自我,试图变得...

我只是想变得酷一点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

我像一束火花而你却像盛开的烟火那般灿烂

我该做什么?

一栋栋高楼大厦坠入眼帘

我喜欢这样的感觉,你呢?

缺席的父亲

不再抚养他的女儿

她的妈妈也选择退出

在过去的日子里

她曾经有一颗心

但现在已支离破碎

在小岛的那个周末

他们停下了脚步相互凝视

闪烁填补沉默

就像好莱坞的爱情事件

岛上醒来

因为在那里遇见了你

迷失了自我,试图变得...

我只是想变得酷一点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

我像一束火花而你却像盛开的烟火那般灿烂

我该做什么?

当我们抽着香烟吞云吐雾

穿着圣罗兰的大衣

但毫无快感

我试着喝酒却难以下咽

我喜欢但不希望是这样

我只是想变得酷一点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

我只是想变得酷一点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

我像一束火花而你却像盛开的烟火那般灿烂

我该做什么?

当我们抽着香烟吞云吐雾

穿着圣罗兰的大衣

但毫无快感

我试着喝酒却难以下咽

我喜欢但不希望是这样

我只是想变得酷一点

我只是想变得像你一样

忙死在羊生道路上的道长_老苍:

一口气发完,啊铁爸养崽儿好好吃【吸溜】,以及车里换装我乱画的,铁爸给小虫打电话的时候视频显示他坐在车里,要不就像铁二那样箱子换装总之whatever,帅就行了【嗯

阿魯:

[綠紅 小日常]
我知道有點舊梗了,但前幾天看到就@W@
好想畫綠紅喔(乾
所以就畫了

每天都很快樂的綠紅

然後給cc看過之後
直接被cc突破盲點
* 幹巴里的手速,應該會直接把微波爐門打壞 *

最後附上看到的靈感來源影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Pqchr3yPdE

【Balthazar/Constantine】【同人推荐】Dreaming of an Angel

https://m.fanfiction.net/s/9325817/9/ 链接点开是第九章,可以点标题回第一章开始看。 设定非常喜欢,Constantine其实是六翼天使Uriel,Bally是一个fallen angel。 写得也挺好的,虽然很想翻译来,但是一开学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连自己的坑都填不好了……只好这样卖安利。 〔预警!坑!其实我一开始就知道但是看到设定就忍不住……总之还是推荐〕电影康的文是真的很少,所以有看到好的都想来推荐一下,给冷圈加块柴火吧…… ps,今天看了魔鬼代言人有个新脑洞,关于lomax同学和渣康是一个人这样的文,爆炸想看了……QAQ

每天都想给小可爱们想一个新的字体。脑细胞快要不够用了……

【绿红】【翻译】【一发完结】Linger

发糖是什么 不存在的
诚不欺汝,这是一把刀,如果你们愿意在七夕吃刀片的话,请继续。
翻译自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954116/chapters/24380085?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
已授权,留言我会翻译发给原作。
有些描写挺难翻的,会有一点意译,大佬们可以直接看原文。
大家七夕快乐呗?
Summary:Barry选择牺牲自己,而Hal什么都做不了。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Hal的嘶吼声不是人类所能发出的了。那是从他的内心深处灾难般的旋涡中所爆发出的那纯粹的疯狂与混乱,它撕裂Hal肺里的每一丝空气,喷薄而出灼烧着他的咽喉,使他每一次绝望的呼吸凝滞,最终化作尖叫与撕心裂肺的大喊,在空气中烙下大块的伤疤。这样的绝望看似已达到顶端,却又在每一次声嘶力竭时变得更加疯狂,仿佛这样的悲痛并没有尽头。

因为Hal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Barry对时间的感受从来异于常人,他总是要慢下来以应和别人。但在那些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特别的那些时刻,他会特意让时间久久停留,这是Barry小小的秘密。当他真的这样彻底地放松下来,他的表情中那些微的变化,除了真正了解他的人,比如Iris或者Patty以外,也并没有人能发现。<1>

能注意到这些的人还有Hal

这样的时刻并不多,比如当他吃到一些极致的美味时,他会轻微转动眼睛,从微微抿起的唇间发出满意的轻哼。

又或者是肾上腺素的作用尚未消去时,他的身体因贯穿全身的神速力而轻轻颤抖,完全陶醉于刚才那样的战斗中,纵然理智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也许是在漫长的一天后,Barry会在被子下将身体蜷曲,精疲力竭但浑身暖和而舒适,会想起Hal,想起白天时自己在地球的各处所留下的许多足迹,足够远到让Hal会走得很累,但却仍旧不够触碰到他。Barry甚至不知道自己能否拥有,并永远不会失去Hal。

亦或是每一次他注视着Hal的时候,在Hal试图摆脱自己所招惹的麻烦,在Hal悄悄在蝙蝠侠背后做鬼脸时,在他站在自己门前,提起Carol又把自己赶出家门,请求Barry收留无家可归的他时……或是任何事情,任何和Hal在一起的那些时刻。

Hal从前总奇怪于Barry从不够快到让自己不至于发现他的目光,尽管后来他意识到或许Barry从来没有试图隐藏自己的目光。

因为Hal知道Barry这样的小秘密。

Barry的血肉被生生撕裂开发出灼烧的嘶嘶声。

细胞被炙烤,尖叫,然后死去。

骨头变得焦黑,化作余烬。

他的尖叫只持续了片刻,但在Hal眼中却不是这样,他知道对于Barry这也不是一瞬间。

Hal知道死亡来临的刹那间,Barry选择将那一刻的痛苦变得无比漫长。为了最后一次能有充足的时间凝望Hal,像犯人被处决前的最后一顿盛宴,为此经受难以名状的痛苦。该死的,绵长的痛苦。

那一刹那Barry注视了Hal多久呢?几分钟?几小时?几天?Hal永远不会,也不敢向Wally求证,就像他们也给不了Hal任何可以使他平静的答复。

这些Hal全都明白,而现在只剩下一片虚无了,一片Barry曾经存在过,现在已经消失了的,彻底的虚无。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直如此。

他们不会有哪个可能的未来了,不可能有那个可能的未来了。

我爱你Hal,从过去到现在,一如既往。

一片虚无,但这里曾有希望和爱,曾有一个Barry·Allen,可再一次什么都没有了,再一次只剩他孓然一身。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Hal的嘶吼没有停止,也许不会停止了。也许终将停下,但只是为了片刻止息而后更响;但事实上是永远不会停止了,Hal的伙伴们全都知道。

我也爱你

因为Hal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因为也许Barry从未知道这一点。

〈1〉我私心并不觉得Patty足够熟悉Barry到可以看出来这个…委屈巴巴😣

【蝙康路康】Arrow From Hell #2

*碎碎念 阅读量更低的翻译小红心比这个原创多……怀疑人生qvq不喜欢可以提出来嘛大家……(ಥ_ಥ)……*
越发担心是不是欧欧西……
蝙康主后期路康少量,设定电影蝙〈也许是贝尔〉和电影康,漫画看得少,硬伤欢迎指出。文笔渣脑洞小……

Chapter 2

Constantine的寓所在洛杉矶市区,历经沧桑的老宅有些破败,和周围声色犬马的夜显得格格不入。门口属于二楼公寓的信箱落满灰尘,木制的楼梯在Bruce的脚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走道里的灯光闪烁着,仿佛马上就会熄灭。楼梯上的水迹一直延伸到Constantine的门口,昭示着房屋的居住者刚刚回到这里。

Bruce叩门,心中却仍旧对一个所谓的“驱魔人”没什么信心。过了颇有一阵子,门才打开一条缝——Constantine的衬衣上有大片水痕,脸上和头发上也有未擦干的水渍,而他本人对此却似乎并不在意。好看的杏眼里有着若隐若现的血丝,肤色透着病态的白。他叼着一根只剩下半截的香烟,声音带着感冒时才有的那种沙哑:“什么事。”

“有些事听说你可以解决,希望你能去哥谭市一次。”Bruce无声地上下打量了Constantine一番,语气生硬地开口。

他最后一个词还没说完,对方就不耐烦地伸手阖门:“对不起,今天可不是个好日子〈1〉。”只不过门还没合上,Bruce已经一个箭步踏到门前,右手扶住了门沿,Constantine惊讶于他惊人的反应速度和力量,一时竟愣了神。Bruce垂下眼,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是关于我的侄子,我……听说只有你能帮他。”

Constantine顿了顿,或许是在思考,尽管很快又恢复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稍稍侧身,将门打开一条不大的缝,Bruce侧身走进公寓,彼时Constantine吐出一缕烟,恰好弥散在两人面前。

客厅是沿街的长方形房间,百叶窗半掩着,隐约可见到窗外的繁华,使空荡荡的室内在惨白的日光灯下显得更加冷清。一张简陋的长桌和几把破旧的椅子,一个柜子,一个冰箱,就是这个房间全部的家具。桌子上倒扣着一个杯子,一只蜘蛛一动不动地在杯中,也不知是死是活。

Constantine捻掉烟蒂,随手点燃一根新的香烟,示意Bruce继续讲。

“他的行为自从半个月前的一些事情以来就有些反常,我想……”

“Well,年轻人的青春期荷尔蒙作祟也值得你在这个暴雨的深夜赶来洛杉矶?既然你这么上心,我想你倒不如去找James·Cattell〈2〉才更适合一点。”

“请听我说。Tim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Bruce沉了沉脸,“差不多半个多月前,我和我侄子碰到我们的一个老仇人,当时他手上拿着一本书,嘀咕了几句未知的语言,然后突然弥漫起一片烟雾,带着硫磺的气息和些许余烬,然后我的侄子就晕过去了。后来他似乎没有什么事情的样子,但渐渐变得话很少,睡眠不好,食欲也差了很多。” “你确定吗?” Constantine打断说:“是有着硫磺味的烟雾?”

Bruce点头,掏出口袋中的纸片:“而且他近来似乎有自残的行为,他在胳膊上划开这样的图案……”

圆圈及大叉赫然在纸上。

“如果方便的话,希望你明天一早可以到哥谭市走一趟,我的司机会……”

“几天了?” Constantine突兀地发问,似乎并没有听见Bruce之前的话。他的表情仍是一成不变的样子,但眼中显然多了几分凝重。

“确切算来,有12天了。”

Constantine向来冷静克制的脸上难得显出几分焦急,他在柜子中几经翻找,拿出一本封皮破损的旧书,掀起空气中的一片尘埃。
The son of Satan, who is not satisfied with his father’s realm, will one day forge his own kingdom of fire and blood.

“这是……”Bruce见Constantine一连串的动作一时也有些紧张,见Constantine的指尖停留在这句话上,便急促地发问。

“Mammon,Santan之子” Constantine解释说,“对于一个不受到契约束缚的魔鬼来说,它也许比它父亲本人更加可怕……”

Constantine开始翻出柜子里许许多多Bruce说不上来的奇怪玩意——一条脏兮兮的布片,一副指套,一把猎枪,一个小小的火柴盒——当被扔进箱子里时发出了尖锐的声响,一把金色的十字架状的枪,几本书,两颗装着水的球,以及一瓶……止咳药水。

“现在就出发吧,额……”

“Bruce·Wayne。”

“Wayne先生,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你的侄子被Mammon夺舍了,他想必近来一直在抵抗这股力量的入侵……不过恕我直言,即便是再坚强的精神也没有办法抵抗第十三天晚上恶魔所暴发的强大力量,到时候就不只是你会失去你的侄子这么简单了……Mammon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灾厄,没有人敢妄言。”

Constantine披上自己搭在椅背上的大衣,潮湿的衣服上有着一股腥臭的气息,甚至还粘着一小团绿色的浆液。

-------------------------------------------------------------------------------------

Bruce透过后视镜看向后座的Constantine,他喝了几口药水,试图缓解不间断的咳嗽。然而很快空气中还是有了一丝血腥味。他阖眼靠在后座上十分疲惫的样子,脸因痛苦而扭曲,额上没擦拭的雨水又和上冷汗,脸色显得比先前更白。Bruce猜想是癌痛的原因。

“Constantine先生,尽管您并没有提出,不过事后Wayne企业会支付高额的酬金作为答谢。”Bruce确实可以说感到很意外,这位魔法师先生似乎并不像传言所说的冷血无情,甚至内心与他冰冷的外在有着完全相反的一点柔软。他只是习惯了用尖锐的外壳武装自己。

“不必了。”Constantine扯了扯嘴角,颇有些自嘲地笑,“反正我也来不及花了。”淡漠得似乎那个被医生说最多还有三个月的家伙不是自己一样。

传言有一点倒是没错,这是一个对自己仍旧十分混球的家伙,Bruce在心里嘀咕,又平静地开口:“如果是免费提供医疗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Constantine诧异地挑眉,没有回答。于是一路沉默。

〈1〉脑海里的句子是 "Sorry,but it's not a good day today."
〈2〉美国著名心理医生,已故,con想嘲讽老蝙蝠千里迢迢跑来为了这种小事的“上心”的样子